□張子選
  聽朋友複述已故著名作家汪曾祺先生生前所講的一個故事:
  在大草原上,有事出遠門的人只需背負一條生羊腿,便可以不必為一路上的食宿擔心。每當日暮黃昏,孤獨地行走了一天的旅人,只消將背負的生羊腿獻給前往投宿人家的主人,便會蒙人以一飯相款、設一榻供眠;次晨客人動身前,留客人家的主人,會主動交給他一條新鮮的羊腿,讓其帶上繼續趕路。汪老稱,他本人就曾背負一條生羊腿,游歷草原月餘,及至返回住處,手上仍拎著一條戈壁深處牧羊人家饋贈的更大也更新鮮的羊腿。
  乍聽到這個故事時,我得承認,我內心的冷暖一時是說不清楚的。如果說人生是一趟遠程串門,而生命又是一個去化緣、去結緣的過程,相信沒有誰希望自己來這個世界一遭,僅僅是為了空手而歸的。通常,我們給這個世界所能帶來的禮物,僅僅是我們自己,當我們行將垂睫大去之際,反覆檢視肩頭所負之物,倘若畢生渴望感動人間的奔行,換來的是來自人間的更加巨大與新鮮的感動,我想那份滿意和知足,只有來自於對緣分二字的默默體認。
  居住在沙漠地區的人們,有將吃剩的西瓜皮鄭重地一塊塊覆蓋在地上的習慣——人們會讓有殘瓤的一面朝下以延緩其水分蒸發的速度,說是沒準會有從沙漠深處歸來的饑渴難耐的旅人,需要它們。這是另一種人與人的結緣方式,施受雙方可能永不相識。被無緣謀面的同類遠遠地牽掛著,這又是人間怎樣一種既使人幸福又讓人悵惘的緣分啊!
  那年夏天,在無人區拍攝紀錄片。有一回在幫別人拖車時,自己的車也陷入泥沼。有位牧民見狀二話沒說,趕來自家一群氂牛將兩輛車一併拖出了沼澤地。原來,若干年前,有過路的司機,曾經搭載過這位牧民病重的妻子,去鄉醫那裡救治。此後他的家便一直安在沼澤地附近,總想著,沒準哪天會有哪輛過路的汽車遇到麻煩,需要他幫忙。多年以來,他把多少輛陷入沼澤的過路車給拖了出來,連他自己也說不清。但他知道的唯一一點,便足以使人肅然起敬了,那便是“這一帶的司機師傅基本上都認識我”!
  如果說生命真是一種值得珍惜的緣分,在得人相幫之後,數十年如一日地相機助人,這又是怎樣一種令人為之動容的惜緣方式呢?
  (來源:《幸福》)
  (原標題:生命是一種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z39jzxevg 的頭像
jz39jzxevg

卓韻芝

jz39jzxev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