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來水含抗生素 CFP漫畫
  近日來,關於河流和自來水中“發現大量抗生素”的新聞突然席卷全國媒體,引發了公眾對飲水安全的擔憂。一些涉嫌污染的製藥企業被曝光,人們對水質標準、排污標準的質疑也成為熱點。緊接著,又有一些專家出來闢謠,稱“喝十萬年抗生素自來水等於吃一片抗生素藥”,以數據對比的方式證明這完全是一知半解的信息傳遞造成的杞人憂天。
  針對“水中抗生素”的諸多問題,國家環保部、水利部多位人士對南都記者作出瞭解釋。
  1、“水中抗生素”存在已久?
  環保部科技標準司司長熊躍輝告訴南都記者:近十年來,環保科研人員對環境中的抗生素已經進行了多方面的研究,並且已經取得了初步成果。
  隨著抗生素在全球的普遍使用,環境中普遍存在人為生產的各類抗生素,且含量有持續增高之趨勢是事實,我國也不例外。在受納排水的局部水體中(如排污口),每升水中的抗生素含量可能達到數百、數萬納克(1納克=十億分之一克)甚至更高。但在水源地含量一般僅在1-50納克/升範圍內。
  因此,熊躍輝認為,從整體上看,除了有限的局部地區,大部分環境中抗生素濃度很低。根據環保部門掌握的情況,珠江的抗生素也並沒有特別地高。
  2、抗生素為何未納入水質監測範圍?
  熊躍輝說,抗生素的功能是殺滅微生物以醫治高等生物病變維護其機體健康,過量抗生素大範圍進入環境,肯定會幹擾自然的微生物結構與過程,從而可能影響整個生態環境的平衡。環境中抗生素的長期作用可能誘導產生具有抗藥性的超級微生物,也可能誘發高等生物體對抗生素的依賴乃至遺傳基因改變。但在這些方面,人們尚無法建立起其與抗生素劑量的相應關係,因此人們擔心的“是一種風險,而不是損害事實”。
  水利部長江委水資源保護局原局長翁立達告訴南都記者,水利部門早就在關註藥物殘留的問題。從指標項目數量上說,我國的飲用水標準比起國外的指標體系確實落後很多年。我國的指標只有106項,而其他一些國家的標準則多達300多項。
  但是,具體到污染物本身,不同物質對環境和人體的傷害並不一樣。翁立達解釋,抗生素是有機物,但相比同濃度的其他有機物,那些有持久性、能致癌致畸的有機物對環境和人體的傷害可能要嚴重得多。長期以來,比起那些“更要命”的污染物來說,抗生素問題還並沒有成為主要矛盾。
  據翁立達介紹,國家目前雖然沒有專門的抗生素指標,但地表水和飲用水檢測指標里都有能反映有機類污染物的CO D (化學需氧量)指標,也就是意味著有機物總體上要低到一定的微量程度才是環境和人體可以接受的。
  3、水中抗生素從哪裡來?
  按照環保科研人員瞭解的情況,第一是養殖業廢物廢水的排放,總量大影響廣,且往往涉及上游水源產流區;二是生活廢物污水的排放,也量大面廣;三是抗生素藥廠的排放,雖排放點不多但往往濃度很高。
  一位資深環評專家也告訴南都記者類似的判斷———養殖業濫用抗生素造成的面源污染值得引起重視。他說,不只是抗生素,農藥、飼料、化肥中的其他污染物,也是值得特別關註的問題,但這是一個系統性的問題,涉及到生產、消費的結構和準入,需要從源頭上調整才能夠解決。
  4、如何管控抗生素濫用?
  熊躍輝認為,我們應在全社會系統開展控制濫用抗生素的全民行動。首先,必須立法堅決遏制醫療用藥上濫用抗生素。目前醫療濫用抗生素對人體健康的負面影響估計是環境中抗生素對人體負面影響的十萬倍乃至上億倍;其次,要立即立法嚴格控制養殖業濫用抗生素,其是環境抗生素的主要來源且對人的健康與生態安全構成最大的風險———上述兩點做好做到位了,就從源頭上控制了進入環境的抗生素的總閘門;其三,應該針對抗生素藥廠出台專門的排放標準,從技術可行性方面控制其排水受納水體局部抗生素濃度過高問題;其四,應該加強抗生素環境行為及生態、健康風險控制研究,在掌握較充分科學依據基礎上,建立抗生素環境與健康風險控制國家體系,出台系列法規與標準,長效常規化管制環境中抗生素。
  5、歸根到底,“水中抗生素”可怕嗎?
  多位環保、水利和化工專家告訴南都記者,抗生素是可降解的有機物———一個很簡單的道理,如果難降解,易累積的話,那作為藥品進入到人體內的抗生素就會停留很長時間無法代謝———那可能就不能當藥吃了。只要社會化控源,抗生素在環境中的濃度完全可以控制在可接受的安全水平。
  雖然抗生素不是特別可怕的污染物,但從環境質量控制的角度我們也不能忽視它,需要加緊工作確保可控,但完全無需恐慌。
  南都記者 劉伊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z39jzxevg 的頭像
jz39jzxevg

卓韻芝

jz39jzxev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